非劑量高就好!抗生素與病毒抵抗力的原理

摘錄自《肥胖大解密:破除傳統減肥的迷思,「胰島素」才是減重關鍵!

當新的抗生素開始引進時,幾乎能將所有屬於藥物抗菌範圍的細菌都殺光。經過一段時間,細菌發展出適應性,可在高濃度的抗生素下之存活,它們成為了超級細菌,一旦感染將不易被治癒,有時甚至會造成死亡。

超級細菌感染,在許多都市成為巨大且與日俱增的問題。所有的抗生素會因為抗藥性而失去殺菌效果。然而,抗生素的抗藥性卻不是近日的問題。佛萊明(Alexander Fleming)早在1928年,就已發現抗生素。

到了1942 年,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及英國政府的協助,使得抗生素已經能大量生產。在1945 年諾貝爾獎的一場演說「盤尼西林」中,佛萊明正確預測抗藥性的危機,他說:「因為人們的疏忽,使得我們容易使用不足量的抗生素,反而使細菌暴露於非致死劑量,因而產生抗藥性。以下是一個假設的說明。X先生喉嚨痛,他買一些盤尼西林治療,無法殺死讚球菌,但是卻足以產生抗藥性」。

到了1947 年,第一例的抗生素抗藥性被報導。為何佛萊明能如此的未卜先知?因為他瞭解恆定現象。過度的暴露會造成阻抗性。一旦生物系統受到干擾,會傾向恢復原本的系統;當我們使用愈多抗生素時,細菌會經由天擇而存活下來,成為可以對抗抗生素的細菌。最後,這些抗藥性細菌坐大,抗生素開始無效。為了預防抗藥性的產生,我們必須嚴格縮減抗生素的使用。

不幸地,許多醫生對於抗生素抗藥性的反應,卻是選擇使用更多的抗生素去抵抗抗藥性,結果導致更多的抗藥性。持續性、高濃度的抗生素會引起抗藥性的產生。

病毒抵抗力

關於病毒的抗藥性又是如何?為何我們會對百日咳、麻疹、小兒麻痺病毒產生免疫力?在疫苗發展之前,被病毒感染後的人本身會產生抵抗力,避免二度感染。如果在孩童時期感染過麻疹病毒,就能終生免疫;大部分的病毒都是如此,暴露會產生抵抗力。疫苗也是基於此原則發展的。金鈉(Edward Jenner)在英國鄉村工作,聽見許多擠牛奶的女孩,因為接觸了許多天花病毒而有天花的抵抗力。

1796 年,他蓄意使一位年輕男孩感染牛天花病毒,觀察接下來如何產生抵抗天花的保護力。藉由培養死亡或減毒的病毒,使我們不需真正感染疾病,卻可以讓自身產生免疫力。換句話說,病毒造成病毒阻抗性。但高濃度加上重複接種疫苗,會造成抵抗力。

惡性循環

對於阻抗性的自然反應是增加劑量。例如,對於抗生素的阻抗性,我們使用更多的抗生素、使用高劑量或新藥物、增加藥物使用;酒癮者,喝更多的酒,抵抗酒精的耐受性。然而,這是一個自我對抗的行為。因為阻抗性會發生,是要因應持續高濃度的狀態,因此增加劑量,又會使阻抗性更大。

如果某個人使用大量古柯鹼,會有很高的機會產生耐受性。抗生素使用的愈多,產生的抗藥性就愈強。直到我們停止使用更高濃度的藥物,才能夠結束這個惡性循環。這是一個自我增強的惡性循環;暴露產生阻抗性,阻抗性產生更高濃度的暴露,這項循環不斷進行。產生使用高濃度才會具有矛盾的現象:使用愈多抗生素,抗生素就愈無效。

總結一下我們所瞭解的:

▼使用抗生素產生抗藥性。劑量愈高,愈容易產生抗藥性。

▼病毒造成病毒抵抗力。劑量愈高,可以產生更多抵抗力。

▼藥物產生耐受性。劑量愈高,愈容易產生耐受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