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激素基礎以及被遺忘的「腎上腺」

摘錄自《告別莫名的疲倦感-腎上腺疲勞症

壓力這兩個字就讓人心生恐懼,因為大多數成年人—和許多年輕人—經常談論如何面對日常壓力或生活中的問題,卻不明白壓力在維持或破壞健康所扮演的角色。

首先,我們要先瞭解我們有多個內置的壓力管理系統。

壓力如何進入我們的身體

情緒壓力經由我們的感官透過大腦進入體內,一旦情緒被視為壓力與不受歡迎的威脅時,位於腦幹區域的藍斑核(locus ceruleus; LC)就會被激活。這個藍斑核也是大腦多數去甲腎上腺素(norepinephrine)(舊名為「正腎上腺素」)路徑的起源,去甲腎上腺素是參與中樞神經系統處理壓力的主要神經傳導物質,它是神經元(腦細胞)和體內其他細胞之間龐大化學通訊系統的一部分。

去甲腎上腺素具有多種功能,屬於一個稱為兒茶酚胺的生物化合物家族,以及腎上腺素(epinephrine)和多巴胺。在大腦中,它會影響杏仁核(大腦負責調節情緒部分,例如恐懼和焦慮),讓人保持警戒和警覺。

一旦藍斑核被激活,攜帶去甲腎上腺素的神經元會沿著不同的路徑,傳送訊號到大腦兩側和神經傳導物質網絡區域內,這些位置包括大腦皮質、海馬迴、邊緣系統、杏仁核、下視丘和脊髓。絕大部份的大腦區域都受到影響,如果少了去甲腎上腺素,身體就會六神無主不知所措。

1 說明從神經內分泌角度來看,我們的大腦如何處理壓力:

我們可以視去甲腎上腺素為神經系統中一個重要的「第一線救援者」,它是大腦內部一種激勵神經傳導物質,同時也是一種激素,負責處理日常生活較小的壓力,例如站立和適度運動等,我們整體的抗應激備戰機制全靠去甲腎上腺素的雙功能啟動。

除了使大腦保持警覺外,去甲腎上腺素還會激活下視丘,這時下視丘—腦下垂體—腎上腺(HPA)激素軸則是馬上採取行動。生理學家和內分泌學家使用「軸」這個術語來描述各種內分泌腺體的作用,就好像它們集體被分組到單一個實體,這個術語很貼切,因為涉及的腺體往往是互相合作。我們有各種不同的軸,例如下視丘—腦下垂體—性腺

HPG)軸和下視丘—腦下垂體—腎上腺(HPA)軸。

HPA軸是神經內分泌系統的主要部分,負責控制應激反應和調節許多身體的過程,包括消化、免疫系統、心情和情緒、性慾和能量儲存以及新陳代謝。

在被來自藍斑核(LC)的去甲腎上腺素激活後,下視丘會釋放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釋放激素(CRH),一種激素和神經傳導物質,是人體神經系統和內分泌系統之間的橋樑。當CRH到達腦下垂體後,會誘發促腎上腺皮質激素分泌(ACTH),並一路向下至HPA軸最末端的器官腎上腺,進而促使腎上腺分泌一系列的抗應激激素,包括皮質醇。神經系統和內分泌系統共同合作以確保我們能夠處理日常生活的壓力源,此外,這兩個系統讓我們可以處理來自緊急情況和疾病所引發的身體和情緒反應,並且在額外的壓力消失後,讓我們回到平衡與良好健康的狀態。

如果應激加劇或成為慢性壓力,那麼最終萬不得已的應激回應系統就會啟動,提供更強大的激素—腎上腺素—進行救援。腎上腺髓質會分泌腎上腺素,且直接釋放到由腎上腺髓質激素系統(AHS)調節的血液中。

腎上腺素會增加心率、收縮血管、擴張氣管,而且是戰鬥或逃跑反應的主要指揮官,它比去甲腎上腺素更強烈,當壓力越大,腎上腺素的分泌量可能會增加。因此,去甲腎上腺素和腎上腺素在人體的抗應激反應中都具有關鍵性的作用,去甲腎上腺素負責日常生活瑣事,腎上腺素則是不得不的絕招。雖然主要的應激控制中心位於大腦,但大多數控制抗應激調節系統區域卻在腎上腺,而激活腎上腺則是靠上述提及的HPA軸。為了應付壓力,腎上腺會分泌類固醇,一種抗應激激素,其中最「出名」的是皮質醇,而調節類固醇分泌的問題與腎上腺疲勞症候群的許多症狀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