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動身心重建法(EDMR)治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和心理創傷

摘錄自《自然才能治病》

眼動身心重建法的理論基礎

眼動身心重建法(EMDR)的英文全名為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它的理論建構在我們如何處理訊息的基礎上。簡單來說就是:我們都有一個內在的「訊息處理」系統,會接收所有多重的經驗元素,並且加以整合。這些「記憶網絡」包含思想、圖像、連結、情緒和感覺。

舉例來說,你可能在學騎單車方面的經驗涉及各種不同的視覺訊息、感官訊息、其他的訊息(時間、地點和年份)和情緒(激動、可怕、感到有力量、無助等等)。

夏皮洛將大腦的訊息處理網絡視為類似體內的消化系統,當食物進入體內,經過「消化的過程」,腸道就可以從中吸收維持健康和生存所需的營養素。

如果這個過程受到干擾,食物無法在體內完全地被消化,就會造成任何可能的症狀發生,例如從胃部不適到對食物產生敏感,甚至導致嚴重的過敏,造成過敏性休克。

根據夏皮洛指出,當創傷發生時,在別無他法的情況下,強烈的負面情緒可能會干擾正常的訊息處理。

而這個訊息若和之前大腦中央處理機制尚未完全處理好的痛苦或創傷有關,那這些「未被消化」的原始認知、情緒和曲解的想法就會被儲存在第一次類似這樣的經驗記憶夾裡,所以每當你想到這些事情,你的情緒就會受到影響。

眼動身心重建法如何發揮作用

治療的過程有哪些呢?眼動身心重建法的焦點是在於一種所謂的雙重注意力刺激(dual attentionstimulus)。最常見的過程是,治療師會要求你將心思集中在令你痛苦(或渴望)的經驗中,同時間,將你的注意力拉到外在的刺激上(大部分是轉動眼睛,不過,聲音或甚至是拍手都一樣有效)。

人們認為這種「雙重注意力現象」,有助於促進訊息處理,並且協助創傷倖存者整合他們的經驗,進而面對處理這些問題。

有許多理論會用一堆神經生物學的術語來解釋眼動身心重建法之所以有效的原因,但簡單來說就是,人類的大腦中有一個所謂的定向反應硬接線(orienting response hardwired)。

我們的注意力會放在移動的物體上:從進化的觀點來看,這的確帶給我們許多的好處,不然,我們的祖先可能就無法留意到樹林中的危險。(這個定向反應也可以看作是一種偵查反射,是大腦表達「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的一種方式。這種現象你可以從和嬰兒玩躲貓貓中看到。)

人們指出,定向反應不知為何就是可以打斷先前有關的負面情緒。同時,也有人認為偵查反射本身就像是一個心理上的深呼吸,基本上可以讓人產生放鬆的反應。這些理論其實是相通的,並沒有互相矛盾。不管它的神經生物學基礎為何,重點是這個治療法就是有效。

許多的研究都證實它有助於創傷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患者去面對處理他們的問題,好讓過去的痛苦記憶(和現在會觸發他們情緒的狀況)不再困擾他們,並且產生全新的正常反應。

兩項獨立的研究顯示,83%~90%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在接受四到七次的療程後,都被診斷已走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陰影,而且許多人表示,在經過三到四次的療程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症狀明顯地減少。

我的朋友加州大學精神病學教授丹尼爾.亞曼(Daniel Amen)醫學博士是一位精神病醫生也是腦成像專家。他用單光子放射斷層掃描(SPECT)掃描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大腦的影像,並且讓他們接受眼動身心重建法治療。

他指出,大腦內涉及情緒、創傷和回憶的各個層面的前扣帶迴、腦部基底核和深邊緣地區的活動都明顯地減少。順便一提,並非只有重大的創傷事件,或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治療師所指的「創傷」才會造成心理上的痛苦。

即使只是一件小事,例如被欺負或嘲笑,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經驗,都可能在心理留下永久的痕跡,並且仍然會引發我們強烈的情緒好幾年,甚至長達數十年之久。

然而,眼動身心重建法對這樣症狀也有幫助。眼動身心重建法不是一次療程就可以「治癒」,它有八個療程,而且精神醫師或心理醫師也許會整合其他有效的心理治療方式,從認知行為療法到身心靈平衡療法都有。這些療法並不是對每一種症狀都有效,不過對於創傷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有正面的效果。

最近我參加亞曼的一個大腦研討會,大部分的參與者都是醫生,在過程中,好幾位醫生告訴我,「他們絕對不會推薦沒有將眼動身心重建法,納入療程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治療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