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的催情靈藥:巧克力

摘錄自《剖析巧克力》

「它會讓年長女性年輕又亮麗;啟動體內活化的新動力,你所知道的足以讓他們渴望,只要他們嚐一口巧克力。」──節錄自《A Curious History of the Nature and Quality of Chocolate》,懷滋‧華斯(James Wadsworth)著

正如所有的語言,前哥倫布時期的(pre-Columbian)中美洲人在說話時,時常會使用由字詞或片語所組成的隱喻,也就是一連串說出口的話中有隱藏的含意。其中一個隱喻是「yollotleztli」,意即「心血」,是他們為巧克力所取的特殊名字。

巧克力真的對心臟很好──它是心的「血液」,因為它含鎂、抗氧化劑、愛情化學物質和一些特殊的性質。可可敞開了心臟的中心。它的療癒效果不僅能到達身體上、化學上的層面,還達到情感上、精神上、抽象的層面。

然而,巧克力並非僅適用於當作治療心臟的藥物。巧克力還含有能挑起感官、愉悅及性的能量,包括觸摸和幻想。有些作家還聲稱,有百分之五十的女性喜歡巧克力勝於性愛!自有史以來,大家就知道巧克力是一種催情劑。回想一下蒙特祖馬這位阿茲特克國王,據稱他在臨幸後宮佳麗前必定會喝五十杯可可飲料。

亨利‧斯塔布博士(Dr. Henry Stubbe)是負責為查理二世準備巧克力的人,他相信,巧克力是催情劑。他寫道:「巧克力有激發性慾、為睪丸抹上香脂或汁液的偉大用途,是一位知識淵博的人的獨創看法,在這個創見之後,我不敢加上任何註解;雖然我有自己的看法,但我還是會很謙卑地看待此事。嚴肅的羅馬詭辯家歌森(Gerson),寫了《de Pollutione Nocturna》,其中有些是為天主教女修道院裡的通姦行為辯護;歇斯底里的發作、憂鬱症的陰鬱、愛情、益發憔悴瘦弱、狂熱、都是本文中的重要例子,針對治療的自然天性。亞當在天堂被命令要繁衍後代,而我希望這趟短暫旅程可以被寬恕,如此一來,才能為這份巧克力論文做佐證:如果瑞秋知道巧克力,她就不會買曼德拉草給雅各。如果多情又好戰的土耳其人曾經嚐過它,他們就會鄙視他的鴉片。

如果希臘人和阿拉伯人曾經試吃它,他們會捨棄他們的延齡草;而我不懷疑你們這些倫敦人,會重視它更勝於所有你們的濃湯和果凍;你們的鯷魚、波隆尼亞香腸,你們的醬油、蕃茄醬、魚子醬,你們的乾斑蝥粉以及蛋白,都不能跟我們粗野的印地安人比,因此你們一定會對這本小冊子非常恭敬且愛不釋手,因為它會告訴你最忠實的觀察。」情聖卡薩諾瓦(Casanova)自己也放棄香檳,傾向於喝巧克力。

巧克力是精胺酸(一種胺基酸)最棒的天然來源之一。精胺酸的作用跟威而鋼(Viagra)類似,它可以增加流至陰莖的血流量,並使性慾高張。芝加哥嗅覺和味覺研究基金會會長艾倫‧赫區(Alan Hirsch)所做的研究顯示,巧克力的少許氣味會使陰莖血流量些微增加。至於為何發生和怎麼發生的仍一無所知。除了可可鹼──茶和咖啡裡面也有的物質──巧克力還含有先前討論過的、能使心情變好的苯乙胺(PEA)。可可鹼和苯乙胺皆會刺激多巴胺分泌。此外,可可本身就含有多巴胺。

巧克力基本上是給所有愛人的禮物。它是營造浪漫的重要因子。巧克力會帶來情感的共鳴,這是許多喜愛巧克力的人都已知道的。一盒巧克力是最知名的情人節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