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行日本百年的「野一色蒸熱電療法」

摘錄自《野一色蒸熱電療法:60分鐘激活,身體自我療癒術

人類在發現了化學藥劑對人體的危害後,不斷地嘗試一些不必吃藥的自然療法,例如針灸、溫水浴、冥想、瑜伽等,可惜的是這些都是局部的、短暫的療法。

日本是世界最長壽的民族,也是醫學技術領先全球的國家。在大正七年(西元一九一八年)居住在鳥取縣的野一色義壽父子發明了一項重大的自然療法「蒸熱電療法」,被視為是當時醫學上的重大貢獻,這是一種非常出色的民間療法,當時治癒了不少難纏的病症。並在一九四九年經過日本厚生省指派橫濱醫學大學教授對此療法進行調查及臨床試驗,證實此一療法是無害的,而且是出類拔萃的有效療法。

此療法在日本風行百年,曾在日、英、美、德、墨等國獲得許可認證並開設治療所,同時在日本擁有超過三十萬人實際臨床治療案例實證,也被證實是當時最具全身性、科學性、普遍性的自然治療方法。

野一色蒸熱電療法的發現與改良

話說「野一色蒸熱電療法」的發明是在大正七年(西元一九一八年),野一色義壽老師的父親,因脊椎神經劇烈的疼痛而接受醫生的治療。即使在現代,這依然是令人頭疼的難症。在我的病院曾經也有罹患相

同症狀的病患,那種劇痛是即使他人在房間中所發出的交談聲,也會引發幾乎置人死地般劇痛的病症。

這種病狀,投藥治療不僅只有暫時緩和痛楚的效果,還會傷害到腸胃或腎臟,其所引起的副作用著實令人生畏。即使以注射的方式,也只能暫時抑制疼痛;而塗抹藥膏也只有一時半刻的效果而已。

野一色義壽老師的祖父在那種劇烈痛楚,任何治療皆徒勞無功的狀態下,當時在鳥取縣的鄉間,有一位採用電療法的年輕老師從東京回到了故鄉。當時的心態認為反正其他醫生的治療也起不了作用,就給那位老師試試看也無妨,就這樣試著接受了治療。

當時所採取的療法是一種稱為感應電的拙劣技術,治療過程中,因電流的作用,會引起刺痛,而且那種痛感十分強烈,雖然還不到觸電的程度,但身體因病灶所受的劇痛,會因此與電流作用的刺痛有所抵銷,雖然消退了原本的疼痛,但卻必需承受因電流作用所帶來的另一種刺痛。這是因為疾病所致的痛楚被不同種類痛覺的移轉作用改變罷了。但不管怎樣,也就這樣忍受下來。

不過,即使有那樣的治療,當治療師離開後,原先疾病的痛楚依然持續,所以只好頻繁地請治療師到家中實施療程。而由於往返治療的時程太浪費時間,治療師就將機台留在病患宅中了。

當時由於無論怎樣治療,祖父的病情猶不見起色,野一色義明先生(

時十八歲)抱怨道:「不管用的機器!」,就將機台往地上砸。似乎是再也不忍祖父承受無比劇痛的折磨,才索性想毀掉這部機台。機台經這麼一摔,頓時四分五裂。家人斥責:「為什麼要摔壞治療師寄放在家裡的機器!」野一色義明先生只好莫可奈何的收起散落的零件,試著重組復原這部機台。再度讓祖父試用後,出人意料之外的是祖父居然說:「很舒服!」。

其後,雖然野一色義明先生的祖父覺得原先的刺痛被舒適感取而代之,但由於病弱的身體,每到天寒時,還是會因機台冰涼而覺得難受,所以便用熱水加溫,並用布巾覆蓋著。這種誤打誤撞的做法,竟意外地讓人發現到用熱水升溫才通電的電流作用,可以帶來相當程度的舒適感。由於感覺很舒服,便長時間使用,疼痛也得到舒緩。

也因為長時間不使用,便覺疼痛,乾脆嘗試一整天都使用這樣的療法來抑制疼痛。就在這樣反覆的操作下,病灶竟然完全康復了。雖說是誤打誤撞,但這種偶然的發現,用中國的成語「無心插柳,柳成蔭」來形容,是最貼切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