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食物」 吃飯時也應保持正面、良善的想法

摘錄自《最個人化的彩虹飲食法

現代物理學對於我們如何看待生命提出一個全新的看法:基本上,所有的生物體都是由無限動態反應靈敏的粒子組成,對特定的頻率會產生振動。

據說,生命的基本結構原子是由90%以上的空白空間所組成,這意味著有機體的有形物質大約只有10%。任何生命形式的絕大多數都是振動的能量,這些活躍的粒子形成連接網絡,發送信號並建立模式、渦旋和級聯效應。當我們將自己視為移動中的分子時,這些相互作用的粒子所產生的頻率會被我們的想法、話語、呼吸的空氣,以及吃的食物所改變,這點是非常合理的。許多冥想、禱告、觀想和飲食的研究都支持我們的思想、言語和環境會影響情緒、心理和身體構造這個看法。

「食物具有不同的影響力」並不是全新的概念,阿育吠陀將促進淨化和活力的食物歸類為「sattvic」,這些食物不只對身體有益,而且不會留下有害的毒素。它們是「美味、溫和、穩定和顧胃」的食物,而不是可能會致病的「rajasic」,或「過於辛辣、酸、鹹、熱、粗糙、苦澀和燒焦」的食物。「sattvic」包括溫和、冷藏和新鮮的蔬果、未加工的牛奶、純淨奶油(稱為ghee印度酥油)和蜂蜜。肉類被視為「rajasic」,因為人們認為肉類含有動物被宰殺的恐懼和憤怒,而且會轉嫁給食用的人。

現代社會裡,過度烹調、燃燒、機械化處理和氧化加工受損的食物被認為是有毒的。有趣的是,最近的科學研究指出,過度烹調轉為褐色的食物會促使細胞老化和發炎,如薯片產品中的馬鈴薯切片在高溫油炸後形成的丙烯胺和酸敗脂肪就是有毒化合物的實例。

同樣的,吃剩菜看起來方便,但它們往往已不含任何生命能量。食物是活的、有生氣,且對外界的態度、思維、言行會產生反應,我們透過我們的想法提升食物的品質,有意圖地加強或削弱食物的療癒和轉化潛力。如果你正在吃一盤青翠的綠葉沙拉,但滿腦子充滿有毒的想法,那麼我想你不太可能受惠於這一餐全部的好處,同樣的,全心全意吃速食漢堡也不是一個完善的作法。我發現將意念放在食物上,你在進餐時會與食物有更深的互動。如果你在吃飯時保持正面、良善的想法,你的生理和心理方面可能會有所轉變,因為食物的粒子將會以有益的方式被消化和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