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與西醫的差異

摘錄自《人體復原工程-人體使用手冊2(增訂版)

西醫從解剖學來研究人體,但解剖的是死人,死人和活人有很大的不同。例如,人有情緒,死人沒有情緒,而情緒對生理的影響,從解剖學中是很難觀察的,但情緒卻可能是大多數慢性病真正的根源。

又例如,中醫的針灸師在活人身上扎針,當針到達穴位正確的深度時,會出現黏針的感覺,醫生的手感也會不同。而病人則會出現痠、脹、麻的感覺,表情也會有些變化。這時醫生自然知道自己扎的針已經到了正確的位置。但在死人身上扎針,針沒碰到骨頭是不會停止的,扎針的人沒有任何感覺。此外,中醫認為經絡裡存在著體液的流動,但解剖的死人血壓消失,所有體液都不再流動,其經絡就會無從觀察。

從這幾個觀點來看,中醫是研究活人的科學,西醫則是以死人為基礎的科學。

活人是動態的,死人是靜態的,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科學,評價和驗證的方法自然也會不一樣。從科學研究的方法來看,中醫建立的模型可能更具科學性,也更有機會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西醫面對某種疾病,總能發展出特定的藥來醫治。但中醫面對相同的病,卻有許多不同的藥,醫生得視病人每天的狀況,調整用藥。因為中醫認為人是活的,身體是不斷變化的,每一個人每一天的情形都不同,不能一味藥吃到底。

例如,一個已經出現腹水的癌症患者,開始時,可能需要針對他當前的急症予以緩解,這時需要一邊調理血氣,同時要去除表面症狀,以提升脾臟的能力,去除腹水的威脅,標本兼治;當第一階段的治療見效,腹水去除了之後,第二階段,可能就要著重於血氣的調養;在調養的過程,由於腹水是脾極虛的現象,脾主思,患者可能會出現嚴重沮喪和憂鬱的情緒,使得睡眠出現障礙,肝火上升,這時就需要調整藥物,泄除肝火;血氣上升了,身體便會開始出現排寒氣的症狀,這時又要調整藥物,協助身體排除寒氣……。治病有如作戰,隨時需要瞭解敵情,調整作戰策略,很難有固定的方子。因為身體有萬千的變化,病人的情緒又難以掌握,這就是中醫不容易學好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