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生素C對犬瘟熱(狗狗的流感)也有治癒功能?!

摘錄自《維生素C救命療法

造成狗跟貓複雜犬瘟熱(distemper complex)的病毒,有點類似流感病毒。犬瘟熱是呼吸道的傳染病,有時候也影響腸胃道,伴隨發燒、遲鈍、食慾喪失和眼鼻分泌物增加。當狗和貓罹患犬瘟熱太嚴重而無法自然恢復時,牠們會失去知覺。這種動物的病毒疾病和人類許多病毒感染一樣,很容易被劑量足夠大的維生素C治癒。

貝菲爾德(Belfield)(1967)提出他以維生素C治療十二隻貓狗的療效:他通常每天給狗2000 毫克維生素C靜脈注射持續三天,而貓和小型犬則是每天1000 毫克靜脈注射持續三天。其中有兩隻雖然在別的獸醫眼中已經絕望,但後來這十二隻動物卻每一隻都恢復健康。

萊韋克(Leveque)受到貝菲爾德在1967 年報告的臨床成果所激勵,決定開始以維生素C治療罹患犬瘟熱的狗。萊韋克一共治療了67例複雜犬瘟熱的狗,也得到很好的結果。他評論說,把維生素C列入治療處方中,可以讓犬瘟熱的恢復有「明顯進步」。

克萊納後來(1974)驗證了貝菲爾德的研究,他指出貝菲爾德藉由每2 小時注射好幾克的維生素C「治癒了很多得到犬瘟熱的狗」。克萊納還指出,因為狗能自行製造維生素C,所以維生素C的重要被低估,顯得不具價值。但是,狗(和貓)能製造的維生素C卻沒有像一些野生動物那麼大量,而克萊納反覆由實驗證明,很多病毒感染在維生素C施用未達到某個數值前,不會出現正向反應。這表示狗和貓只能應付輕微的病毒和傳染病挑戰。一旦面臨較大的挑戰,假如沒有隨之供給額外劑量的維生素C,牠們很快就會不可逆轉的生病。

嚴重的流感感染跟大量氧化壓力(oxidative stress)有關這個事實,與維生素C能夠有效治療流感病毒正好相符,而大量的氧化壓力是非常適合維生素C展現強效抗氧化能力的情況。巴芬頓(Buffinton)等人(1992)表示,老鼠感染流感病毒,和牠肺部裡氧化壓力的增加有關。在一個類似的實驗模型中,漢內特(Hennet)等人(1992)也指出,感染了流感的老鼠,維生素C的含量較低,整體抗氧化狀態也降低。

雖然不像其它病毒疾病的報告那般詳盡,適當劑量的維生素C似乎還是對流感有立即效果的。克萊納及其它人所治療的一些病毒疾病,大多是混合型病毒感染,包括流感。正如前面指出,混合病毒症候群通常病毒的負荷量較大,需要更強效的維生素C療法。

因此,只要是混合病毒症候群能被克萊納所治癒,包括流感病毒在內,我們就可以很合理的推論,流感病毒能夠單獨被較低劑量的維生素C所根除。流感已是另一個可治癒的病毒疾病,而且保持充足維生素C,應該很容易從一開始就預防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