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生素C:抗氧化劑與促氧化劑

摘錄自《維生素C救命療法

在不同條件下,維生素C已被證明具有促氧化劑(antioxidant)或抗氧化劑(pro-oxidant),兩者其中之一的特性(朱利維(Giulivi)和卡德納斯(Cadenas,1993;奧特羅(Otero 等人,1997;鮑里尼(Paolini)等人,1999)。促氧化劑會助長氧化作用,而增加氧化壓力及自由基的存在;抗氧化劑則相反。

維生素C有時會表現出促氧化劑的這種特性,理應不至於太意外,因為它也是一種如此有效的抗病毒藥物及一般抗菌劑。從邏輯上來講,一定有某些情況下,是可以使維生素C去攻擊並消滅入侵的微生物或癌細胞,而那往往是透過破壞性的促氧化過程,同時,還具有對身體正常細胞的保護性抗氧化作用。

卡爾(Carr)和弗賴(Frei)(1999)回顧了44 項活體內研究,來回答維生素C在生理條件下,是否表現為促氧化劑的這一疑問。結果他們發現,這些研究當中有38 項,「顯示出氧化的DNA、脂質和蛋白質損傷的標記,呈現下降」,有14 項顯示出沒有變化,而有6 項顯示出維生素C補充後,實驗室證據上有氧化壓力的增加。

卡爾和弗賴得到一個結論,任何欲探討維生素C促氧化作用的研究,「在他們所選用的生物標記、方法、研究系統和實驗設計上,都應仔細評估,以排除任何人為的氧化作用」。他們進一步推論,維生素C在典型的生理條件下,並不是一個促氧化劑。

比特納(Buettner)和尤爾凱維奇(Jurkiewicz)(1996)證明,維生素C取決於在實驗系統中的濃度,可作為促氧化劑或抗氧化劑。然而,很重要的是,明白維生素C只能直接具抗氧化功能,意思是說,它在變為其氧化形式即脫氫抗壞血酸的過程中,只能把電子丟給另一種化學物質。在有銅和鐵這種能迅速交換電子的金屬存在下,電子從維生素C抗氧化地流向這些金屬,使得這些金屬隨後在所處的微環境中,具有促氧化活性的能力提高了。

研究人員還觀察到,幾乎在所有維生素C幫助促氧化活性的實驗系統當中,也都會有金屬催化劑,通常為銅(Cu2 +)離子或鐵(Fe3 +)離子。他們稱呼這個從促氧化活性過渡到抗氧化活性的效應,為「交叉(crossover)」作用。他們並指出,許多其它研究人員所發表的這個交叉點,各有變異。

但一致的發現是,當催化金屬濃度相對較低時,是以抗氧化特性為主。相反的,相對於較高的催化金屬濃度,則有助於促氧化作用。這一說法也相當符合於觀察到的臨床事實,就是很多人服用極大劑量的維生素C,卻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促氧化作用。

通常,維生素C只有在介於成人每日建議攝取量的範圍,從很低的60 毫克一直到2000 毫克左右之間,才會發揮促氧化作用。而且,這還需要補充維生素C的人,正好處於一個或多個催化金屬的血液濃度或組織間質液濃度夠高的獨特臨床情況下才會發生。

實際而言,如果低劑量的維生素C造成一些人感到不舒服,那麼,當沒有異常大量的催化金屬存在之下,提高劑量幾乎都會是能讓感覺變好的解決方法。這項建議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大量「過剩」的維生素C,是消滅剛產生的自由基,或恢復其對周圍組織之直接傷害,唯一最好的立即治療。即使局部濃度的催化金屬繼續產生自由基,多餘的維生素C也總能在慢性損傷發生前,就立刻抵消它們的急性危害。服用巨量維生素C的人身上一再出現的結果也與上述相穩合。波

德莫爾(Podmore)等人(1998)斷定,每日500 毫克的維生素C持續六個星期,使一個代表自由基增加而引起DNA損傷的標記物質之含量增加。這些志願者體內的鐵含量分析沒有被人報告過。然而,長期補充低至500 毫克劑量維生素C的結果,確實令人擔憂,而這樣的劑量可能大致是很多補充維生素C的人所服用的一般劑量。在這裡,有必要去關注更高劑量的維生素C所觀察到的許多正面影響,儘管,理論上的顧慮是:假如少量有害,大量一定更糟。但實情是,至少就維生素C而言,或許連其他抗氧化劑也是一樣:「物極則反」對少量可能有害,但更多總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