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科醫師的憂鬱──面對安樂死的請求

 

摘錄自《麻醉科醫師的憂鬱

在疼痛科,每個禮拜都有新的悲傷故事。病人第一次來疼痛科門診的時候,痛到眼角泛著淚光,整個人糾結在輪椅上。

她說她住在桃園,剛開始,只是左腳大腿前方部位的麻痛,一開始的診斷是椎間盤突出,做了內視鏡手術移除椎間盤後,疼痛依然沒有改善,而且越來越劇烈,她在各個大大小小的醫院做了各式各樣的檢查,都找不到原因,直到有一天,她的母親到廟裡求神問卜,得到的答案是她的貴人在東方,所以輾轉來到我們這個鄉下醫院,檢查結果出來,是末期癌症轉移到了脊椎。

有一天一覺醒來,她發現雙腳不能動了,我們緊急幫她動了脊椎減壓手術,接著她需要接受放射線治療,可是她痛到沒辦法平躺接受放療,所以被轉到疼痛門診來。

我給了她一些藥物,讓她舒緩一點,隨著時間過去,她的疼痛控制得越來越好,一天大概只需要30mg 的嗎啡,對一個癌末的患者而言,這是一個相當低的劑量,她說現在已經不太痛了,接著開始抱怨,她的雙腳沒有力氣,問我復健會不會好一點?我跟她說,隨著癌細胞的擴散,半身癱瘓其實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復健大概沒有多大的幫助。

 

第一頁 第二頁 第三頁

對回答還有疑問嗎? 請點

你覺得這真讚!!
412人說讚

引用(0)